芦荟先生

我的黑白世界1

【乙女向】我是Breeze(3)

*乙女向
*作者脑子不在
*ooc 属于我,人物属于你们
*下期开始改名为"我不是一个好人"
————————————————
三、有的时候,巡逻是首选
经过我几个小时的努力,我至今把提示音关了。离早晨的到来还有点时间,我还是好好的充充电吧。毕竟,明天是我来到这个世界真正意义上的第一 天。
第二天一早,软风元气值爆满的冲进我房间叫我起床,我被软风拖着去刷了牙,洗了脸,吃着一块能量块走在了乡间的小路上,不对,跑偏了。我和Air边走边聊,Air就和正常的碳基女生一样超级的会 八卦,我在她面前,就和一 个宝一样。等会! 我现在就是一个宝宝!
接着Air大叫了一声我以为怎么了,就见她指着大屏幕说:”是啰嗦吔! 他超快的。”
“嗯。”我点头。
Air挽着我的手说:Beeze! Breeze !我们一起去看啰嗦比赛吧!"
“嗯?“我抖了抖眉毛。
"你喜欢啰嗦?”
"不是呢,是达尔文喜欢。”Air双手撑脸。
"谁是达尔文? 你的男朋友?”
"什么是男朋友?"
“不好意思,说错了。是你的火伴?”
“不是的,他是我们这的档案管理员他约我去看比赛的。"
“我和你一起去,才真尴尬,不过,他都约你去了,他对你有意思吧。那你呢?”
“嘻嘻,不告诉你。”
我翻了个白眼,接着说:“当到时候我会去看的,但不指望我离你大近。”
"谢了。”
"不用谢。”
现在,我和Air 到了应该是我们警署的门口的门口。我知道有语法错误,但谁能合好诉我,那个和奥利安.派克斯站在一起的人是谁?阿尔茜?她好像不属于这个时代吧,艾丽塔? 那个我看像是个男的....我#! 震荡波! 原版的五官俱全的震荡波! 有灯光师,背景师没!给我来个粉嫩的背景! 外加心形泡的那种,我现在能去要合照不? 算了,我怕奥利安怼死我。
接下来,我和Air慢慢的向警署靠近,但还是被叫住了。
我: "长官好!"
Air:"长官好!"
奥利安:派克斯站在震荡波的身边说:“这位是我的朋友。震荡波议员。”
我:“议员你好"
软风:“议员你好。”
震荡池:”你们好啊,小姑娘们。"
(震荡波好感度: +10)
我的普神啊: 我做了什么?为什么好感度又涨了! 震荡波是自来熟类型的吧!
奥利安:”现在其它人去巡遇了,你们俩过来帮忙吧。”
我见Air一脸不情愿的点头我也只好跟着点头和震荡波一起去了。只是是帮忙而已,为什么Air那么不情不愿呢?
我收回刚才那句话,震荡波在给那些无业游民上就业培训,外加做些慈善发发量块。但是,从搬能量块到放再到拦那些人打架,就只有我俩,哦不,三个人。那三个! 我,Air和奥利安。然而,最让我无语的就是为什么,那两位的好感值一身在加!
现在我像一个居委会大妈一样在拦那个"插队”的打架。
我:”冷静、冷静、每个都有份的! 别伤了和气。”
A:“和气?! 插队的是他!“
B:" 去NTD,老子原本就在你前面!”
B: "来啊! 谁怕谁!”
我:”别打架呀! 等等…住⋯"我话还没说完,其中一个一个巴掌把我糊在了一边。我正想毫无形象的骂MMP 时,有一个机把我扶了起说:”没事吧?”
我应该是下意识地把那个机拦在身后说:“没事的,小心点别过来,会受伤的。”
然后,一大堆对是示框向我扑来。
(漂移好感度+30 )
(奥利安好感度+20)
(震荡波好感度+20)
我向后一看,果然是你啊。漂呆。而当我回过头来的时候,我们可爱又可靠的长官已经将那俩个人丢到队尾了。
到了中午,才忙完了,我和Air也该回警局了。但是震荡波,我知道你帅,但也别站在我面前行不。我想回我的窝!
”可以给我你的通讯号码吗?Brzy,应该是Brzy吧 ?”震荡波笑着。
我内心MMP.表面笑嘻嘻:"不好意思,Sir,我昨无上线,不太清楚我的通讯号,而且我是Breeze,两个e。"
"54012138"
我当时以为是Air在报她的,结果...长官你凑什么热闹啊!
我:“长官,那个是?”
奥利安。”那是你的通讯号,就在你手臂上的那个通迅器下面。"
我点点头,打开了通迅器,看见下方正写着“54012138”。
接下来,震荡波就自行离开了,奥利安长官也催我们俩快回去了。
我在回去的路问Air:"长官他为他着会知道我如通迅号?”
Air:“不知道⋯关心下属吗?”
回到 警署,我和枪托讲了这事后就被嘲笑了一个循环时,接着和一个忠告:
看到震荡波来时,要么躲起来,要么去巡逻。
呵呵~~
好在今天没有大事发生了,我回到宿舍后,躺在充电床上,“看今天又出了什么幺蛾子。
结果,不出所料又是一堆对话框:
结识攻略对像(3/?)
“解锁震波涝波剧情任务1: 初识、塞金+2000,技能点t+1。
“解锁通讯人物:奥利空:派克斯,震荡波; 软风。任意攻略对多好感+60: 塞金+2000
我发誓我绝对没想过把那个谁打遍。
接着我好死不死为他喵要点开攻略人物表! !除子开头那三个以外,都是黑影! 算了。我也不想去猜是谁。
睡觉,普神保佑明天不会有震荡波。
-TBC-

【乙女向】我是Breeze

*乙女
*周更
*作者脑子时常不在
*ooc属于我,人物属于你们
一———--——————————
二、好感值什么的,别乱加!
看着步步逼近的奥利安,我的心中有几千条 弹幕随时准备暴发,接下来奥利安.派克斯走到了我和软风的面前,软风敬了一个礼说:“长官好!”
我也跟着敬了一个礼说“长官你好!"
奥利安看了我一眼,对软风说:"她是…?"
我本想自己说呢,还没开口, 软风就替我回答了,“她是轻风,是新来的实习干警。"
哭利安点点头:“你们俩的名字很近。都是Light 开的头。”
软风:"是的,长官。而且Breeze人特别好,一直都在干事,帮了我们很多的忙。"
奥利安:"是吗!?”
(奥利安:派克斯: 好感值十10)
我看着眼前的系统提示,忍着破口而出的冲动任由千万只草泥马在我芯中奔腾不息。不过,好在奥利安派克斯并没做过多的停留,就去工作了,我给Air说我去一边倒杯能量夜就溜走察看系统提示音不断响的原因了。
刚一点开,一大波僵尸,哦不对话框向我扑来:

新手任务1: 结交新友(1/1),塞金+1000
新手任务2:结识攻略对象(1/?),
新手任务3: 任意攻的对象好感+1完成,塞金+1000
”新手任务4:任意攻略对象的感+10.完成、塞金+100 0技能点+1.”
我看着这MMP的对话框说:"我了个普神啊! 我是穿将戏里了吧!没有客服吗!!”
"有的,不小心被我弄死的小姐。"那个谁的声音出现道。
我:"这TMD不是游戏! 你TMD不是在逗我!”
那谁:‘抱歉,因为我原本是满足女孩们穿越愿望的神,当时要送走的其实是站在您一边的那个女孩,所以我在发现弄错后,就马上补偿您了啊! 好感度最低+10.最高加满,这是VIP才有的特遇哦!"
我:"……滚。"
那谁:”好的。"
我端着杯子坐在一边思考着机生。
结果,在不知不觉中我的下班时间到了,软风很轻切的过来说要带我去宿舍。我表示告诉我地址就好了,我能自己过去。我现在主要是要找个地方试飞一下。我找了一圈,结果证明了郊区外是个干什么事都很好的地方,我才走了几公里就碰见几对在x,xx 和x 的。我现在是个好人,是个好人,我啥也没看见!要是以前,肯定立马录下来上传呗。
现在我在一块比较高的块状石头上,随时准备跳下去。I Believe I can fly !
接着,我就跳下去了。之后,我并没落地,我的普神啊!我会飞拉!管他什么机型虹!先飞几圈再说,可是15分钟后我就后悔了这个决定。那个谁,我恨你。
在我准备飞向宿舍时,我为什么好死不死的要从末日大街那了飞回去,虽然,是近点。但
那样我就不用从一幢即将倒塌的房子那儿,救出一个”无关人士”。
在我看见大楼倒下时,我是真的没想过去救人,可是提示音一直在响,迫不得已,烂好人Breeze上线。幸好我动作快,把人给拉出来了,那个机好像被吓着了,也对,那么大的楼倒下来。换应谁,谁都要被吓着。我看着这机破破烂烂的,反正刚领了奖励,钱还有剩。我就直接塞给了那个家伙一把塞金,说:"好好修理一下你自己,你不应该这样。"
说完我就走了,我听见后面传来来了一句:“谢谢你。”然后因为我发呆而一闪而过的提示。
在我几经周折回到宿舍后,和Air 打了个招呼,就回自己房间了,好在房间是单人制,洗了个能量浴后,就躺在充电床上,点开那个一直在叫的系统,结果又是一堆对话框:
结识攻略对向(2/? )
解锁漂移人物剧情1: 救命之恩。塞金+3000,提能+1.
任意攻略人物好感+30,塞金+2000
得到1次"芯的感谢”,复治次数+1
看着对话框:“刚才那个是漂呆!?”,
"为什么好感一次加那么多!剧情任务是什么鬼!"我躺在床上继续思考机生。
普神还有那个谁: 好感度真的别乱加。
———-///w///———-
求小心心❤️

【乙女向】我是Breeze

*乙女
*周更
*作者时常脑子不在
——————————
各位好,我是张芽,或者说30 分钟以前我是张芽。
为什么?
因为30分钟以前我刚看完《变5》后就死了。
死的原因? 我那知道啊! 我刚从电影院里出来然后“嘭"或者"绑"的一声,我死了。死的很随便我知道。但对于我这个已经没什么生活斗志的人来说,这样的死法或许还不错。
你问我多大了?
24啊。我知道我现在只我不,刚才是个美好年华,但是对于我的专业来说已经是个废人了。我知道接下来你要问什么,我告诉你吧,我是一名前武术生不管是"现在”还是"刚才”,我因为背部的严重拉伤导致不可能再走这条路了,而没有其它特长的我也就只有这样无所事事了。
好了,来没我现在的处境,一个巨大的光人在我面前不断说:抱歉!”,原因就是他一不心就把我弄死了。我忍着竖XX的心情告诉他:“没事,把我弄去就行了。”
他居然说:“只是简单的送您回去,太没诚意了1
我挑了挑眉说:“那..你想咋样?"
他:”为了表达我对您的歉意,我会送您去个可以满足您所有兴趣,爱好,特长的世界,怎么样?”
我:“啥!?"
他:“就比他说您喜欢游戏,变形金刚、武术,言情小说和滑翔机等等,放心我选的世界包您满意!"
我:“我能拒绝吗?”
他:“不能,而且我所加送的Bug大礼包肯定也能让你满意! 现在让我们出发吧!"
我:”等等! 停..."
我话还没说完,我就被送走了,我记得被送走之前他好像喊了一句: "记得给5星好评哦"
给什么5星好评!差评,没商量。然后我就晕了。
现在,在OJBK 的状态下,我醒了,我现在多么希望我是在做梦,可惜不是。我成了一个机器人或者一个塞博坦人,另一个塞博坦人躺在我旁边的位置,好像还没醒,又或者这儿就我醒了。
我醒了。我从那个像个培养皿的东西里走出去,我好像挺适应的走几步还没倒,我走到了一块大玻璃面前看见了现在的自己,晶蓝色的胸甲、头雕、机翼、尾翼还有腿甲,没有
轮子,我应该是一架飞机,可老娘的头雕也太TMD像加大号的护士帽吧! 我不会是医生吧! 那我铁定失业。就在我吐槽时,我左手院处有一个圆形的斑点吧,我看见斑点一直在闪,就点了一下,结果弹出了一个对话框:
"您好,一不小心被我弄死的小姐,我是谁,就是谁,现在我为您解说一不您现在的境况。"
“您现在处于TF世界观中,您的新名字我已经替您想好了,不用您就费心,就叫轻风(light Breeze),很不错吧!并且你还可以对人物刷好感度哦!刚好感度达到一定值时可开启恋爱模式,不错吧! 同时鉴干TF的世界中战争烦多,我
免费加送了”烂好人”技能,只要有人发自内芯对您说谢谢复活次数就会加1哦~ 现在请您开始您新的生活吧!偶尔会有特殊奖励的小任务出现哟~"然后就消失了。
在我正想竖中指时,两个TF走了进来,看见我也挺惊讶的,就好像我不该在这儿一样,接着其中一个走过来问我:"小家伙,你没事了?"
我: 呢....嗯。"我是死了之后重生的,别bo,放轻松。
接一个走了过来拍了前一个的头说:“她才刚下线! 怎么知道你在说什么!"
又转过头问我:“你知到你的名字不? 有无不适吗?”
我:"我叫轻风(lightBreeze),不适,大概好像没有。"OJBK,继续保持冷静。
接着那一个人又拍拍我的肩说:“那就好,我是枪托,他是我的火伴一逆雷。他看见你这么紧张是有原因的,并且在塞博坦女性TF 十分稀少,更别说是神铸的了。”
我盯着他俩,老娘TMD是个神铸的,这个Buq有点大啊!算了,只希望知道现在是什么时候,真不希望是战前。然后我就看见窗外的正对的大屏幕上的逆天劫正在演讲。我知道我在战前了,真希望这个“烂好人"真的有用,在我内心吐槽时,枪托看着我说:“好了,Breeze,我们会将你送去实习,一个月后你就可以正式上岗了。
我:"上岗? 上什么岗"
逆雷:“警署啊!而且你是一个飞行单位再差也差不到那去。我们过段时间再来接其它人。
我:“他们也在警署吗?”
枪托:”并不是,每个人的工作单位都因他们的变形形态有关; 就像我和道镭都是装甲车所以我们也在警署上班。”
我点着头跟着他们走,现在是个功能主义者的时代,大部人的命运一出生就被确定了。但我还是去做任务吧! "烂好人”不是个好技能,至少死不了,再说我要去警/署上班,是不是可以碰见警车 啊。真希望 他别一桌子 砸死我。
到了警署后、我发现目前还好,没有警车没有其他的比较有名的人物。总之,介绍完后,我就真的像个烂好人一样到处帮忙,他们也跟我说谢谢,就不知道是不是真芯的了。
等过了不知道多久,我在忙完了一大堆事近,我终于有时间坐在一边和刚认识的第一个朋友软风(Light Air)聊天了,毕竟这个警局里里只有我们两个女性,而且我们都是"L"开头的名字。
软风递给我一杯水,我不能量液,坐在一边和我闲聊:"Breeze,你是一架飞机,那你能飞多快?”
我喝了一口,说:”不知道,我刚醒就被直接送过来了。那你是什么”
软风:"我是一辆摩托车,跑的不是很快。还好当时被分别到警署,不然我可不知道我会怎样。
我点点头又问:"局里的人都很少吗?"
软风摇摇头:"并不是,是因为我们的长官很利害!"
谁啊!“我问了后,也站了起来,看着勉强到我胸甲的软风,其实从来的路上我就发觉了,我并不是个小家伙只是比枪托他们几个男性TF要矮些,但在女性TF中我绝对是个大家伙。
听到我的提问后,软风回答:”是特警,奥利安.派克斯哟!"
吓得我直接呛了一口能量液,软风拍了拍我的背说:“"Breze,你认识长官他吗?”
"不,不认识。”我说我的穿越的你信不信,还是那种真的很意外的意外穿越。
接着局子的大门被打开了,一个红蓝的塞博坦人走了进来,嗯没错。是擎天柱的前身,奥利安.派克斯。
而且在派利安走进来时,我确定我手晚上的斑点。响了,不过其它人好像并没有听见。我正
想找个借口溜到一边去看看为什么响了。结果奥利安向这走了过来。
普神在上啊!Help me !我现在不信佛祖改信你了!别告诉能真的有恋爱模式!
———-///—————
之后的文章基本就是各种的小段子,基本是糖
>w<
求别喷

预警!乙女向

此脑洞是我给我同学安利变形金刚,她给我安利乙女的产物,不适者误喷,周更,尽量不玛利苏。

【食之契约】Take me to your heart.

※人物ooc

※私设如山

※作者的脑子失踪了

※不喜者勿入

※BG文

————————

对于汉堡包来说,在被唤醒之前他就幻想过自己的御侍大人是什么样子的。

是有着高雅品位的贵妇?还是经历了岁月洗礼的犀利哥?再者就是特别可爱的小萝莉了。

结果,汉堡包在被唤醒时正说着:“啊哈,原来你在这里,我可是等了好久了,往后一起......”还没有说完就听见了Duang的一声,自己家的御侍从楼梯上滑了下来直接坐在自己的面前,穿着厨师服和牛仔裤还有黑色围裙,一手扶着乱糟糟的咖啡色的扎着一个短马尾的头,一手拿着一罐啤酒半眯着一只眼睛对自己说:“Bonjour!Les gens viennent de loin。”

汉堡包一脸懵逼的望着坐在地上的那个人,对方轻咳了一下说:“你好,我是汪海洋。是你的御侍。是这间咖啡厅的老板,也是你的御侍。”

说罢,便向汉堡包伸出了手,汉堡对汪海洋的这个邀请的动作有点迟疑,而且因为单独和女生相处,汉堡包不禁脸红了起来,结果汪海洋就被找不到御侍而到处找御侍最后找到御侍的糖葫芦扶起来了后,汉堡包发现自己的御侍好像和自己差不多高。而汪海洋淡定的把最后一口啤酒灌下去后对汉堡包说:“走吧,我们去见见大家。”就直接被拉着走了。

来到餐厅的汉堡包看见了满屋子的妹子,哦不,有两个男的,三明治和蛋包饭。这下,原本豪爽的汉子的脸红的像番茄,绿的像帽子,汪海洋捏了捏汉堡包红红的脸说:“放心,我们这的汉子绝对不只有正太和疯狂粉丝,还有一个天天偷粮的僧人。只不过送外卖去了。”

接着汪海洋看见汉堡包拿着的滑板说:“你会滑滑板!走,我们出去玩去!”就这样,汉堡包又被拉出去了。

临出门前,汉堡包被一姐红茶嘱咐:“记住海洋已经干了一打啤酒了。等一下要是睡着了就直接背回来就行了。”

现在,汉堡包看着玩自己滑板玩的很开心的御侍说:“御侍大人,你之前说的是法语吗?”

踩着滑板跳上扶手,又跳下来的汪海洋说:“是啊,我在成为御侍之前是在法国蓝带厨艺学院学习的,原本打算毕业了就呆在法国开甜品店的,结果刚毕业,就被招来做御侍了。所以,我对马卡龙,可丽饼和法式鹅肝等的几位比较熟悉吧。”

汉堡包接过汪海洋递给自己的滑板说:“那么,你现在想干什么?”

汪海洋伸了一个懒腰说:“继续赚钱,开店,看见自己喜欢的人就结婚。”

在汪海洋完伸懒腰对汉堡包笑的时候,汉堡包感觉自己看见了自己的御侍就像是一只鸟,一只拥有丰满羽翼随时准备在天空和海的夹间自由飞翔的鸟。然后,汪海洋走到汉堡包的旁边说:“我好困,我们回去了吧。”汉堡包点点头,就准备和汪海洋一起走回了咖啡厅。

在回咖啡厅的路上,汉堡包他们运气很好的碰上了刚刚送完完外卖回来的味增汤和酒粮丸子小可爱。酒粮丸子走到汪海洋身边说:“御,御侍大人,我们又被打劫了,o(╥﹏╥)o”

汪海洋摸摸酒粮丸子的头说:“没事没事,你说谁是捣乱的,我明天带着红茶她们去搞事。(,,´•ω•)ノ"(´っω•`。)”。然后,原本在一旁不作死不做声的味增汤在看见汉堡包时突然说:“御侍大人,这位就是您一直念叨......”

“你闭嘴,你上次把玉米偷吃完的事,我还没给你算账!”汪海洋突然打断道。

味增汤双手合一的说:“御侍大人,只不过是两个玉米而已啦~”

汪海洋白了一眼味增汤说:“我们那天就只有两个玉米。”

汪海洋说完就一手拉着酒粮丸子,一手拉着汉堡包走了,边走边对味增汤说:“快点跟上。”

说完就走了,味增汤也在后面跟着。

回到咖啡厅时,大家已经准备好晚饭了,红茶看见汪海洋他们回来后就让所有人准备开饭了。

开饭后,汉堡包和仅有的三个男性做坐在了一起,三明治看见汉堡包一直吃菜,就问:“汉堡兄,你不吃点谷物吗?”

汉堡包说:“蔬菜和肉的搭配,不是恰到好处吗?”

接着,汉堡包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问味增汤:“味增汤,你之前说御侍大人一直念叨什么,念叨的是什么?”

味增汤笑着说:“你,真的想知道?”

汉堡包看着味增汤的微笑说:“嗯。”

味增汤放下碗筷双手合一,说:“御侍大人,一直念叨的是你。”

汉堡包瞪大了双眼,不可置信的看着味增汤,味增汤和三明治相视一笑,然后拍了拍汉堡包的肩膀。

晚饭结束后,汪海洋和马卡龙去洗的碗,汉堡包,待在男生的房间里,回想着味增汤说的话,想着想着就睡着了。

午夜,

汉堡包听见了外面有声响,就跟了出去,看见是穿了黑T恤黑裤子白球鞋的汪海洋披着头发拿着一罐啤酒站在门边,汪海洋看见了探出一个头的汉堡包说:“一起,出去走走?”

汉堡包点点头就跟着走了,汉堡包跟着汪海洋一直走,走到了一个靠海的离街道很远的地方,汪海洋一下就坐到了石栏杆上,还拍了拍自己边上的位置示意让汉堡包坐过来。

在汉堡包坐过来后,汪海洋从不知道什么地方又掏出一罐啤酒递给汉堡包说:“来陪我喝一会儿。”

汉堡包点点头接来喝了起来,接着汪海洋问了汉堡包一句:“汉堡,你相信一见钟情吗?”

汉堡包茫然的摇头说:“我只是一个食灵,又不是像巧克力那样深得女生喜欢的家伙。所以,我怎么可能会知道呢。”

汪海洋点点头说:“是啊, 你是粗神经的家伙。不过,如果......有个女生向你表白,你会接受吗?”

汉堡包在听见汪海洋这句话时回想到味增汤说过的话,或许是自己真的是一见钟情而喜欢御侍大人有或许是食灵对自己的御侍有着天生的好感度便对汪海洋说:“如......如果是御侍大人的话,我愿意,我愿意为你表演,愿意为你所束缚。”

然后汉堡包就看见自家的御侍大人突然站了起来像是发酒疯一样说着什么:❶

请允许我成为你的夏季,

当夏季的光阴已然流逝!

请允许我成为你的音乐,

当夜莺与金莺收敛了歌喉!


请允许我为你绽放,我将穿越墓地,

四处传播我的花朵!

请把我采摘吧——

银莲花——

你的花朵——

将为你盛开,直至永远!

然后,汪海洋就跳下了海里,汉堡包看见汪海洋跳下了海里,也没有多想也跟这了下去,在海洋里,汉堡包看见了看着他而微笑着的汪海洋,汪海洋伸出了手,就像他们刚见面时一样,这一次汉堡包拉住了汪海洋的手,将她拉拢至身边,两人靠拢时,汪海洋抱住了汉堡包,两人在海洋中想吻,就像是《水形物语》中最后一幕的男女主角。

汉堡包抱着汪海洋浮上了水面,汪海洋说:“你知道, 接受我,就等于接受探秘海洋秘密的挑战哦。”

汉堡包无所畏惧的说:“人生总是充满挑战,不过当你成功跨过这些困难时,会很开心。不是吗?”

汪海洋点点头说:“那好,还有一件事。”

汉堡包:“什么事?”

汪海洋将汉堡包转了一个面,趴在他背上说:“我累了,背我回去。”

汉堡包笑着说:“遵命!”

在汉堡包背着汪海洋回到店里时,天上的月亮即将于地平线相交,而至于两人回去之后会发生什么,那就是另一个故事了。

——————END————

请允许我成为你的夏季 /狄金森

※幼儿园文笔,请见谅

最后不过夕阳,最近也只是迷惘。

七夕佳节,情人相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