芦荟先生

【乙女向】我是Breeze(3)

*乙女向
*作者脑子不在
*ooc 属于我,人物属于你们
*下期开始改名为"我不是一个好人"
————————————————
三、有的时候,巡逻是首选
经过我几个小时的努力,我至今把提示音关了。离早晨的到来还有点时间,我还是好好的充充电吧。毕竟,明天是我来到这个世界真正意义上的第一 天。
第二天一早,软风元气值爆满的冲进我房间叫我起床,我被软风拖着去刷了牙,洗了脸,吃着一块能量块走在了乡间的小路上,不对,跑偏了。我和Air边走边聊,Air就和正常的碳基女生一样超级的会 八卦,我在她面前,就和一 个宝一样。等会! 我现在就是一个宝宝!
接着Air大叫了一声我以为怎么了,就见她指着大屏幕说:”是啰嗦吔! 他超快的。”
“嗯。”我点头。
Air挽着我的手说:Beeze! Breeze !我们一起去看啰嗦比赛吧!"
“嗯?“我抖了抖眉毛。
"你喜欢啰嗦?”
"不是呢,是达尔文喜欢。”Air双手撑脸。
"谁是达尔文? 你的男朋友?”
"什么是男朋友?"
“不好意思,说错了。是你的火伴?”
“不是的,他是我们这的档案管理员他约我去看比赛的。"
“我和你一起去,才真尴尬,不过,他都约你去了,他对你有意思吧。那你呢?”
“嘻嘻,不告诉你。”
我翻了个白眼,接着说:“当到时候我会去看的,但不指望我离你大近。”
"谢了。”
"不用谢。”
现在,我和Air 到了应该是我们警署的门口的门口。我知道有语法错误,但谁能合好诉我,那个和奥利安.派克斯站在一起的人是谁?阿尔茜?她好像不属于这个时代吧,艾丽塔? 那个我看像是个男的....我#! 震荡波! 原版的五官俱全的震荡波! 有灯光师,背景师没!给我来个粉嫩的背景! 外加心形泡的那种,我现在能去要合照不? 算了,我怕奥利安怼死我。
接下来,我和Air慢慢的向警署靠近,但还是被叫住了。
我: "长官好!"
Air:"长官好!"
奥利安:派克斯站在震荡波的身边说:“这位是我的朋友。震荡波议员。”
我:“议员你好"
软风:“议员你好。”
震荡池:”你们好啊,小姑娘们。"
(震荡波好感度: +10)
我的普神啊: 我做了什么?为什么好感度又涨了! 震荡波是自来熟类型的吧!
奥利安:”现在其它人去巡遇了,你们俩过来帮忙吧。”
我见Air一脸不情愿的点头我也只好跟着点头和震荡波一起去了。只是是帮忙而已,为什么Air那么不情不愿呢?
我收回刚才那句话,震荡波在给那些无业游民上就业培训,外加做些慈善发发量块。但是,从搬能量块到放再到拦那些人打架,就只有我俩,哦不,三个人。那三个! 我,Air和奥利安。然而,最让我无语的就是为什么,那两位的好感值一身在加!
现在我像一个居委会大妈一样在拦那个"插队”的打架。
我:”冷静、冷静、每个都有份的! 别伤了和气。”
A:“和气?! 插队的是他!“
B:" 去NTD,老子原本就在你前面!”
B: "来啊! 谁怕谁!”
我:”别打架呀! 等等…住⋯"我话还没说完,其中一个一个巴掌把我糊在了一边。我正想毫无形象的骂MMP 时,有一个机把我扶了起说:”没事吧?”
我应该是下意识地把那个机拦在身后说:“没事的,小心点别过来,会受伤的。”
然后,一大堆对是示框向我扑来。
(漂移好感度+30 )
(奥利安好感度+20)
(震荡波好感度+20)
我向后一看,果然是你啊。漂呆。而当我回过头来的时候,我们可爱又可靠的长官已经将那俩个人丢到队尾了。
到了中午,才忙完了,我和Air也该回警局了。但是震荡波,我知道你帅,但也别站在我面前行不。我想回我的窝!
”可以给我你的通讯号码吗?Brzy,应该是Brzy吧 ?”震荡波笑着。
我内心MMP.表面笑嘻嘻:"不好意思,Sir,我昨无上线,不太清楚我的通讯号,而且我是Breeze,两个e。"
"54012138"
我当时以为是Air在报她的,结果...长官你凑什么热闹啊!
我:“长官,那个是?”
奥利安。”那是你的通讯号,就在你手臂上的那个通迅器下面。"
我点点头,打开了通迅器,看见下方正写着“54012138”。
接下来,震荡波就自行离开了,奥利安长官也催我们俩快回去了。
我在回去的路问Air:"长官他为他着会知道我如通迅号?”
Air:“不知道⋯关心下属吗?”
回到 警署,我和枪托讲了这事后就被嘲笑了一个循环时,接着和一个忠告:
看到震荡波来时,要么躲起来,要么去巡逻。
呵呵~~
好在今天没有大事发生了,我回到宿舍后,躺在充电床上,“看今天又出了什么幺蛾子。
结果,不出所料又是一堆对话框:
结识攻略对像(3/?)
“解锁震波涝波剧情任务1: 初识、塞金+2000,技能点t+1。
“解锁通讯人物:奥利空:派克斯,震荡波; 软风。任意攻略对多好感+60: 塞金+2000
我发誓我绝对没想过把那个谁打遍。
接着我好死不死为他喵要点开攻略人物表! !除子开头那三个以外,都是黑影! 算了。我也不想去猜是谁。
睡觉,普神保佑明天不会有震荡波。
-TBC-

【乙女向】我是Breeze

*乙女
*周更
*作者时常脑子不在
——————————
各位好,我是张芽,或者说30 分钟以前我是张芽。
为什么?
因为30分钟以前我刚看完《变5》后就死了。
死的原因? 我那知道啊! 我刚从电影院里出来然后“嘭"或者"绑"的一声,我死了。死的很随便我知道。但对于我这个已经没什么生活斗志的人来说,这样的死法或许还不错。
你问我多大了?
24啊。我知道我现在只我不,刚才是个美好年华,但是对于我的专业来说已经是个废人了。我知道接下来你要问什么,我告诉你吧,我是一名前武术生不管是"现在”还是"刚才”,我因为背部的严重拉伤导致不可能再走这条路了,而没有其它特长的我也就只有这样无所事事了。
好了,来没我现在的处境,一个巨大的光人在我面前不断说:抱歉!”,原因就是他一不心就把我弄死了。我忍着竖XX的心情告诉他:“没事,把我弄去就行了。”
他居然说:“只是简单的送您回去,太没诚意了1
我挑了挑眉说:“那..你想咋样?"
他:”为了表达我对您的歉意,我会送您去个可以满足您所有兴趣,爱好,特长的世界,怎么样?”
我:“啥!?"
他:“就比他说您喜欢游戏,变形金刚、武术,言情小说和滑翔机等等,放心我选的世界包您满意!"
我:“我能拒绝吗?”
他:“不能,而且我所加送的Bug大礼包肯定也能让你满意! 现在让我们出发吧!"
我:”等等! 停..."
我话还没说完,我就被送走了,我记得被送走之前他好像喊了一句: "记得给5星好评哦"
给什么5星好评!差评,没商量。然后我就晕了。
现在,在OJBK 的状态下,我醒了,我现在多么希望我是在做梦,可惜不是。我成了一个机器人或者一个塞博坦人,另一个塞博坦人躺在我旁边的位置,好像还没醒,又或者这儿就我醒了。
我醒了。我从那个像个培养皿的东西里走出去,我好像挺适应的走几步还没倒,我走到了一块大玻璃面前看见了现在的自己,晶蓝色的胸甲、头雕、机翼、尾翼还有腿甲,没有
轮子,我应该是一架飞机,可老娘的头雕也太TMD像加大号的护士帽吧! 我不会是医生吧! 那我铁定失业。就在我吐槽时,我左手院处有一个圆形的斑点吧,我看见斑点一直在闪,就点了一下,结果弹出了一个对话框:
"您好,一不小心被我弄死的小姐,我是谁,就是谁,现在我为您解说一不您现在的境况。"
“您现在处于TF世界观中,您的新名字我已经替您想好了,不用您就费心,就叫轻风(light Breeze),很不错吧!并且你还可以对人物刷好感度哦!刚好感度达到一定值时可开启恋爱模式,不错吧! 同时鉴干TF的世界中战争烦多,我
免费加送了”烂好人”技能,只要有人发自内芯对您说谢谢复活次数就会加1哦~ 现在请您开始您新的生活吧!偶尔会有特殊奖励的小任务出现哟~"然后就消失了。
在我正想竖中指时,两个TF走了进来,看见我也挺惊讶的,就好像我不该在这儿一样,接着其中一个走过来问我:"小家伙,你没事了?"
我: 呢....嗯。"我是死了之后重生的,别bo,放轻松。
接一个走了过来拍了前一个的头说:“她才刚下线! 怎么知道你在说什么!"
又转过头问我:“你知到你的名字不? 有无不适吗?”
我:"我叫轻风(lightBreeze),不适,大概好像没有。"OJBK,继续保持冷静。
接着那一个人又拍拍我的肩说:“那就好,我是枪托,他是我的火伴一逆雷。他看见你这么紧张是有原因的,并且在塞博坦女性TF 十分稀少,更别说是神铸的了。”
我盯着他俩,老娘TMD是个神铸的,这个Buq有点大啊!算了,只希望知道现在是什么时候,真不希望是战前。然后我就看见窗外的正对的大屏幕上的逆天劫正在演讲。我知道我在战前了,真希望这个“烂好人"真的有用,在我内心吐槽时,枪托看着我说:“好了,Breeze,我们会将你送去实习,一个月后你就可以正式上岗了。
我:"上岗? 上什么岗"
逆雷:“警署啊!而且你是一个飞行单位再差也差不到那去。我们过段时间再来接其它人。
我:“他们也在警署吗?”
枪托:”并不是,每个人的工作单位都因他们的变形形态有关; 就像我和道镭都是装甲车所以我们也在警署上班。”
我点着头跟着他们走,现在是个功能主义者的时代,大部人的命运一出生就被确定了。但我还是去做任务吧! "烂好人”不是个好技能,至少死不了,再说我要去警/署上班,是不是可以碰见警车 啊。真希望 他别一桌子 砸死我。
到了警署后、我发现目前还好,没有警车没有其他的比较有名的人物。总之,介绍完后,我就真的像个烂好人一样到处帮忙,他们也跟我说谢谢,就不知道是不是真芯的了。
等过了不知道多久,我在忙完了一大堆事近,我终于有时间坐在一边和刚认识的第一个朋友软风(Light Air)聊天了,毕竟这个警局里里只有我们两个女性,而且我们都是"L"开头的名字。
软风递给我一杯水,我不能量液,坐在一边和我闲聊:"Breeze,你是一架飞机,那你能飞多快?”
我喝了一口,说:”不知道,我刚醒就被直接送过来了。那你是什么”
软风:"我是一辆摩托车,跑的不是很快。还好当时被分别到警署,不然我可不知道我会怎样。
我点点头又问:"局里的人都很少吗?"
软风摇摇头:"并不是,是因为我们的长官很利害!"
谁啊!“我问了后,也站了起来,看着勉强到我胸甲的软风,其实从来的路上我就发觉了,我并不是个小家伙只是比枪托他们几个男性TF要矮些,但在女性TF中我绝对是个大家伙。
听到我的提问后,软风回答:”是特警,奥利安.派克斯哟!"
吓得我直接呛了一口能量液,软风拍了拍我的背说:“"Breze,你认识长官他吗?”
"不,不认识。”我说我的穿越的你信不信,还是那种真的很意外的意外穿越。
接着局子的大门被打开了,一个红蓝的塞博坦人走了进来,嗯没错。是擎天柱的前身,奥利安.派克斯。
而且在派利安走进来时,我确定我手晚上的斑点。响了,不过其它人好像并没有听见。我正
想找个借口溜到一边去看看为什么响了。结果奥利安向这走了过来。
普神在上啊!Help me !我现在不信佛祖改信你了!别告诉能真的有恋爱模式!
———-///—————
之后的文章基本就是各种的小段子,基本是糖
>w<
求别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