芦荟先生

【食之契约】Take me to your heart.

※人物ooc

※私设如山

※作者的脑子失踪了

※不喜者勿入

※BG文

————————

对于汉堡包来说,在被唤醒之前他就幻想过自己的御侍大人是什么样子的。

是有着高雅品位的贵妇?还是经历了岁月洗礼的犀利哥?再者就是特别可爱的小萝莉了。

结果,汉堡包在被唤醒时正说着:“啊哈,原来你在这里,我可是等了好久了,往后一起......”还没有说完就听见了Duang的一声,自己家的御侍从楼梯上滑了下来直接坐在自己的面前,穿着厨师服和牛仔裤还有黑色围裙,一手扶着乱糟糟的咖啡色的扎着一个短马尾的头,一手拿着一罐啤酒半眯着一只眼睛对自己说:“Bonjour!Les gens viennent de loin。”

汉堡包一脸懵逼的望着坐在地上的那个人,对方轻咳了一下说:“你好,我是汪海洋。是你的御侍。是这间咖啡厅的老板,也是你的御侍。”

说罢,便向汉堡包伸出了手,汉堡对汪海洋的这个邀请的动作有点迟疑,而且因为单独和女生相处,汉堡包不禁脸红了起来,结果汪海洋就被找不到御侍而到处找御侍最后找到御侍的糖葫芦扶起来了后,汉堡包发现自己的御侍好像和自己差不多高。而汪海洋淡定的把最后一口啤酒灌下去后对汉堡包说:“走吧,我们去见见大家。”就直接被拉着走了。

来到餐厅的汉堡包看见了满屋子的妹子,哦不,有两个男的,三明治和蛋包饭。这下,原本豪爽的汉子的脸红的像番茄,绿的像帽子,汪海洋捏了捏汉堡包红红的脸说:“放心,我们这的汉子绝对不只有正太和疯狂粉丝,还有一个天天偷粮的僧人。只不过送外卖去了。”

接着汪海洋看见汉堡包拿着的滑板说:“你会滑滑板!走,我们出去玩去!”就这样,汉堡包又被拉出去了。

临出门前,汉堡包被一姐红茶嘱咐:“记住海洋已经干了一打啤酒了。等一下要是睡着了就直接背回来就行了。”

现在,汉堡包看着玩自己滑板玩的很开心的御侍说:“御侍大人,你之前说的是法语吗?”

踩着滑板跳上扶手,又跳下来的汪海洋说:“是啊,我在成为御侍之前是在法国蓝带厨艺学院学习的,原本打算毕业了就呆在法国开甜品店的,结果刚毕业,就被招来做御侍了。所以,我对马卡龙,可丽饼和法式鹅肝等的几位比较熟悉吧。”

汉堡包接过汪海洋递给自己的滑板说:“那么,你现在想干什么?”

汪海洋伸了一个懒腰说:“继续赚钱,开店,看见自己喜欢的人就结婚。”

在汪海洋完伸懒腰对汉堡包笑的时候,汉堡包感觉自己看见了自己的御侍就像是一只鸟,一只拥有丰满羽翼随时准备在天空和海的夹间自由飞翔的鸟。然后,汪海洋走到汉堡包的旁边说:“我好困,我们回去了吧。”汉堡包点点头,就准备和汪海洋一起走回了咖啡厅。

在回咖啡厅的路上,汉堡包他们运气很好的碰上了刚刚送完完外卖回来的味增汤和酒粮丸子小可爱。酒粮丸子走到汪海洋身边说:“御,御侍大人,我们又被打劫了,o(╥﹏╥)o”

汪海洋摸摸酒粮丸子的头说:“没事没事,你说谁是捣乱的,我明天带着红茶她们去搞事。(,,´•ω•)ノ"(´っω•`。)”。然后,原本在一旁不作死不做声的味增汤在看见汉堡包时突然说:“御侍大人,这位就是您一直念叨......”

“你闭嘴,你上次把玉米偷吃完的事,我还没给你算账!”汪海洋突然打断道。

味增汤双手合一的说:“御侍大人,只不过是两个玉米而已啦~”

汪海洋白了一眼味增汤说:“我们那天就只有两个玉米。”

汪海洋说完就一手拉着酒粮丸子,一手拉着汉堡包走了,边走边对味增汤说:“快点跟上。”

说完就走了,味增汤也在后面跟着。

回到咖啡厅时,大家已经准备好晚饭了,红茶看见汪海洋他们回来后就让所有人准备开饭了。

开饭后,汉堡包和仅有的三个男性做坐在了一起,三明治看见汉堡包一直吃菜,就问:“汉堡兄,你不吃点谷物吗?”

汉堡包说:“蔬菜和肉的搭配,不是恰到好处吗?”

接着,汉堡包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问味增汤:“味增汤,你之前说御侍大人一直念叨什么,念叨的是什么?”

味增汤笑着说:“你,真的想知道?”

汉堡包看着味增汤的微笑说:“嗯。”

味增汤放下碗筷双手合一,说:“御侍大人,一直念叨的是你。”

汉堡包瞪大了双眼,不可置信的看着味增汤,味增汤和三明治相视一笑,然后拍了拍汉堡包的肩膀。

晚饭结束后,汪海洋和马卡龙去洗的碗,汉堡包,待在男生的房间里,回想着味增汤说的话,想着想着就睡着了。

午夜,

汉堡包听见了外面有声响,就跟了出去,看见是穿了黑T恤黑裤子白球鞋的汪海洋披着头发拿着一罐啤酒站在门边,汪海洋看见了探出一个头的汉堡包说:“一起,出去走走?”

汉堡包点点头就跟着走了,汉堡包跟着汪海洋一直走,走到了一个靠海的离街道很远的地方,汪海洋一下就坐到了石栏杆上,还拍了拍自己边上的位置示意让汉堡包坐过来。

在汉堡包坐过来后,汪海洋从不知道什么地方又掏出一罐啤酒递给汉堡包说:“来陪我喝一会儿。”

汉堡包点点头接来喝了起来,接着汪海洋问了汉堡包一句:“汉堡,你相信一见钟情吗?”

汉堡包茫然的摇头说:“我只是一个食灵,又不是像巧克力那样深得女生喜欢的家伙。所以,我怎么可能会知道呢。”

汪海洋点点头说:“是啊, 你是粗神经的家伙。不过,如果......有个女生向你表白,你会接受吗?”

汉堡包在听见汪海洋这句话时回想到味增汤说过的话,或许是自己真的是一见钟情而喜欢御侍大人有或许是食灵对自己的御侍有着天生的好感度便对汪海洋说:“如......如果是御侍大人的话,我愿意,我愿意为你表演,愿意为你所束缚。”

然后汉堡包就看见自家的御侍大人突然站了起来像是发酒疯一样说着什么:❶

请允许我成为你的夏季,

当夏季的光阴已然流逝!

请允许我成为你的音乐,

当夜莺与金莺收敛了歌喉!


请允许我为你绽放,我将穿越墓地,

四处传播我的花朵!

请把我采摘吧——

银莲花——

你的花朵——

将为你盛开,直至永远!

然后,汪海洋就跳下了海里,汉堡包看见汪海洋跳下了海里,也没有多想也跟这了下去,在海洋里,汉堡包看见了看着他而微笑着的汪海洋,汪海洋伸出了手,就像他们刚见面时一样,这一次汉堡包拉住了汪海洋的手,将她拉拢至身边,两人靠拢时,汪海洋抱住了汉堡包,两人在海洋中想吻,就像是《水形物语》中最后一幕的男女主角。

汉堡包抱着汪海洋浮上了水面,汪海洋说:“你知道, 接受我,就等于接受探秘海洋秘密的挑战哦。”

汉堡包无所畏惧的说:“人生总是充满挑战,不过当你成功跨过这些困难时,会很开心。不是吗?”

汪海洋点点头说:“那好,还有一件事。”

汉堡包:“什么事?”

汪海洋将汉堡包转了一个面,趴在他背上说:“我累了,背我回去。”

汉堡包笑着说:“遵命!”

在汉堡包背着汪海洋回到店里时,天上的月亮即将于地平线相交,而至于两人回去之后会发生什么,那就是另一个故事了。

——————END————

请允许我成为你的夏季 /狄金森

※幼儿园文笔,请见谅